冻土。

Hush.

55555有生之年我终于也要开始追星了

但也是清晰的痛苦

是一部打屌小队+屌屌的性转

[乔迪]Tangled(上)

这两天连休,摸了。勉强在看西语的thrill me(西语版名为:excitame),四处搜刮了些片断音频,了解了故事背景。这个故事JDJ的代入感真的太强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计划两三次写完。
AU设定。

“只要你同意在协议上签字,你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要求我的人,你可以取你想要的报酬写在上面,乔乔。”迪奥垂下眼睛,手指敲着厚重的桌面,“同样,我也可以要求你提供协助,当我想找些乐子的时候。你要和我一起,你要答应我做我的共犯,像以前那样继续陪我去冲撞那些列给普通人去遵守的规矩。”

“作为回报,你可以向我取一件等价的东西,并且我会从心底接纳你,今后你会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乔乔。”

每当迪奥叫他的昵称时,嘴唇总会微微撅起,他将两个音节上挑出一个山峰,弯下腰盯着乔纳森。“任何东西?”乔纳森的笔尖停在信纸上,洇出一滴模糊而湿润的墨团。对,任何东西。迪奥在回答后补了一声冷笑,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可耻的令人汗颜的难以启齿的思想,除犯罪外另一件即将在纸上公之于众的自少年时期的秘密。“我甚至允诺你友谊,你还在担心什么不能被交换?”

乔纳森瞥了他一眼,松松领带,撕掉被洇透的信纸,沉默着快速写下他们的协议。他承认自己从来没有像自己聪明的义兄那样自命不凡,至于那些年少时的玩乐,他将它们视作一种负担——一种残忍的负担,而迪奥会享受它们,甚至将其视作一种艺术。好在他们做的事从未涉及到任何人的性命,这是一种发泄压力的方式,他们半夜爬出窗户,点燃堆在湖边的轮胎时迪奥如此解释道。就像儿童会因为好奇去捅烂蚂蚁窝,我也可以像那样做。火焰在他琥珀色的双眼中跳跃,过了一会他转过头,“我不相信我会像普通人一样平凡地度过一生,乔乔。”

乔纳森为他这句话笑了起来,“我相信你,”橡胶燃烧的臭气随着风向飘过来,他向前一步拽住迪奥,“别往前走了,迪奥,衣服上会留下烧轮胎时的气味,明天爸爸起来之后你会被发现的。”

那天晚上他们沿着湖走了一圈,等火势变小后才往家里走。这也是迪奥第一次向他提起自己对超人论的理解,“这是我不相信自己会平凡地度过一生的理由,人类的规矩只适用于普通人类,超人是可以打破它们的。我不知道你,但我知道我自己。”他用手指抵着乔纳森的额头,“我是会超越他们的人,我会站在他们的头顶俯视他们,于是我也有了以他们为乐的资格,乔乔,总有一天我会厌烦这些不痛不痒的乐趣,这我心中早就明白。但我不知道你,我不确定你是否有资格。”

“有资格什么?”

“有资格像我一样随意摧毁那些规矩。”

迪奥用针尖刺破他们两人的手指,把鲜血滴在纸上,好使协议成立。乔纳森拽着迪奥的领子让他俯身过来,好吻他的嘴唇。“停,血还没干透,”迪奥扬起眉毛向他示意。他毫不留情地掰开乔纳森的手指,“等一会它才生效。”

我知道。乔纳森略显尴尬地坐回去,我们先前的关系实际上早已超出了友谊的范畴,我与你的的确不能用简易的朋友这个词语来形容。我为我作为你违法的共犯而深切地向绅士的教条忏悔,我并非从未想过阻拦,但当我想要脱口而出自己的指责时,总会在一瞬看见你皱起的眉心,于是我总因动摇而错失了劝诫你的时机。我为之忏悔,迪奥,我早应该踏出制止你恶行的一步,这才是正确。我却无数次选择了错误,我为之忏悔,如此看来我们的协约在签订之前就已经生效了很久。如今我又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不是吗?

他们把秘密封存在牛皮纸袋里,绕上绳子,放进最深的柜底。迪奥承认乔纳森有种独特的浪漫风格,他的后颈硌在窗台边上,在大脑缺氧时睁开眼睛,恰巧看见明朗夜晚天空中的星星——或者只是时机的恰到好处。

“我要你与我合作,乔乔,这是我计划了很长时间的事。”

“什么事?”

“先答应我。”

迪奥绕过乔纳森,坐到床上。乔纳森清楚地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又燃起了火焰,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预兆,他咽了一口口水。我忏悔,我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在血迹干涸后考虑回头为时已晚。

好吧。乔纳森对未知的交易点了头,超人论的信徒露出满意的神情,把他永远的共犯拉到自己面前,为他卸去衣装。“我要一捆绳子,一瓶浓硫酸,还有任何什么……球棒,胶皮手套。”他的唇舌活动空间有限,只是含糊地自言自语着整理了一遍思路,在躺下后才清楚地重复。

“你疯了,迪奥。这样做我们都会被判死刑,这不仅是钱的问题,这同样关乎家族名誉。你也是乔斯达家的一员,为了这件事,这不行。”

“我知道了,你没有资格。我有自信我们不会被发现,而你没有,我想好了一切伪造事实的手段,你只要相信我,别做多余的事或者说多余的话就能成功。你已经答应过要协助我了,所以履行你誓言的时机到了,”他眯起眼睛,“这是我的玩乐,告诉我,你会谴责捅蚂蚁窝的孩子吗?”

我恨你,迪奥,我从未如此因为你的理论而恨你。乔纳森摇头,将拓宽的疼痛施加给他义兄的下体,也许明天起来还有的商量,我只有一半程度希望这是梦境。他回想起十六岁冬天的某个晚上,他们从烧秃了的草坪那儿骑车回家,躺在床上简单地抚慰对方,气喘吁吁地接吻。只有在如此贴近的程度下,乔纳森才能感觉迪奥身上危险的气息略微散去一些,而到现在他需要用危险来让他卸下危险。迪奥呻吟着仰起头,嘴唇微微颤抖,最终躺回床上,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汗,漫不经心地帮乔纳森做完最后的工作。乔纳森直到结束都有点发愣,他在目睹的高潮中看见迪奥脖颈上的绞索。

画完线稿跑路就结了

听了97版thrill me的录音,这太JDJ了,我过两天就去用这个梗写文

开学了T T,之前答应小伙伴的点文就等十一放假再写吧(不知道会放几天,也许会被补课占掉)

大家下午好,我来推一本爷孙(承太郎/乔瑟夫)本!!
午睡起来之后把这系列的漫画翻完了,将近三百页,简短谈一下感想。画风我给满分,人物表情和人体崩坏几乎没有。虽然是乱伦(……)爷孙本但是人物性格ooc不太严重,这点比很多本子里弱化受使其变得软萌的行为强太多了,最开始是承太郎单箭头乔瑟夫,后来两人在一起了。承太郎一开始就和乔瑟夫说“老头子我喜欢你”,但乔瑟夫一直在犹豫犹豫犹豫,觉得自己承担着家人的责任,如果和孙子保持这样的关系两人都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就有了如图的对话。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成功在一起了!!看到接吻一下被甜到……回到日本后承太郎怕被家人发现而行动比较拘束,结果乔瑟夫就想诶这样我可以骚扰他(最后被承太郎打电话给丝吉说我要待在外面,祖父太烦人了)
虽然我不怎么吃这一对,不过我觉得这本还是值得一看的,如果不是特别雷这对的话。人物刻画得还不错(个人感觉),队友各种神助攻,不过这本有点玄幻的是除了承和乔瑟夫之外三人的关系……花花喜欢波波,波波喜欢阿布,阿布知道波波喜欢自己,但是到最后花花和波波都没有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后来有一段波波坐在病房里,承太郎和乔瑟夫来看望他,他想起之前这段事突然特别难过……大概是这本里面最令人遗憾的事情吧。
真的值得一看!!!而且我找到的还是能读懂的英文版,有机会一定要看啊朋友们!!!将近三百页剧情太神了画风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