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

Hush.

开始追iKON,郑粲右美颜杀我

[泰南]向学长告白应该说什么 (1)

高中AU,ABO背景甜饼,引入助攻小能手闵玧智&金阿米,与本体关系都是兄妹。

-

“你知道我是Beta,泰亨。我觉得一般情况下Alpha更倾向于寻找Omega恋人,所以对于你的表白我还是有点惊讶……不,我没有歧视你的意思,我支持性别平等,也就是说我理解那些有别于传统的恋爱方式,我认同它们。但脚踏实地地看待我们之间的问题:我没有发情期,唯独这一点我无法像一个Omega一样与你互补,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

金黄色的落叶,拂过脸庞的微风,空无一人的凉亭,本应该是标准青春爱情剧展开吧?

金泰亨哑口无言,他盯着金南俊看了好久,最后摇摇头。对,南俊哥,你能理解所有的那些,但当真实事件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你在考虑如何回避问题而非解决它,其实我们只有这一点无法互补,仅此而已。他沮丧地在上课铃打响的前一秒对金南俊深深鞠躬说打扰了,接着以避免迟到为由逃回教室。

闵玧智在听了他的奇妙经历后白眼差点翻进后脑勺,幸亏她凭借神经的调控及时把眼球拉回来。

“你的表白太突兀了,换做是我我也会被吓个半死。”他漂亮的Beta女友(女性朋友)鄙夷地说,“一般的Alpha的确会更喜欢Omega,这是最普遍的情况,这在生理上容易解释。而你和金南俊?你们在这方面?你们之前的关系如何?不错,对,你们关系不错所以他把你当成学弟,当成朋友,你就这样突然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动动脑子。”

她说的没错。金泰亨寻思了一会,他的学长不热衷于和别人争斗,学科比赛除外,这只是因为他的成绩实在太能打了,似乎让出第一名有损名誉。他冷静、温和、顾全大局,金泰亨喜欢的这些特点今天竟然全部跳出来成了他恋爱之路上的拦路石。

向一个像哥哥一样关照自己的人表白,没戏了吧,金泰亨。

“不过我哥和他关系比较好,也许我可以让他帮忙说服一下,”玧智突然转过头补上一句,“恳求阿米帮忙也可以,我现在就能给她发短信。”她露出一副来吧,快来求求本女王殿下的神情,向泰亨晃了晃手机。

好,我金泰亨有骨气。

他遂双手合十,虔诚道:“那就拜托玧智姐帮我续一下我和南俊哥的姻缘吧。”

闵玧智得意洋洋,笑得眼睛都没了。“可以,”她说,“我下课就打电话。下周的早饭每天记得带过来,面包可以随便买,冰美式不能少。为了营养着想,再加一个鸡蛋。”

手机是在金阿米踏出班门的下一秒开始震动的。迫于严苛校纪,她左右观望一番,飞奔到厕所。玧智的电话,她推开隔间藏进去,小声地回了一句喂,怎么了玧智姐。

“阿米啊,今天我们泰亨表白被你哥拒绝了。”闵玧智用她的实权气势开门见山。

怎么回事?阿米蹲在墙角,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对。她回忆了一下金泰亨究竟是谁:哪个?玧智姐班里的那个那个鼻子和眉毛长得很有特色的男生?“不会吧,我觉得以他那种性格随便表白都会成功耶,”她摸摸鼻子,“为什么失败了?”

“一个Alpha,他的学弟,表白道具是一盒巧克力。在凉亭前叫住他,说,南俊哥,我终于明白了,我对你并不只是仰慕和崇敬,我喜欢你。”

“真好,我消化一下。”

金阿米一边看表一边思考,冷静下来开始找她哥哥追求者表白方式中的错误。表白道具NG,表白语言太过老土NG,关系过于微妙但是能勉强通过……不对,唯独最重要的一点玧智没说。“哥怎么拒绝的?”

“性别原因。”闵玧智淡淡地回答。

电话这头沉默了,这对Beta兄妹共享着同一种性别问题。他们是在生活中最自由却也最难以找到伴侣的一类人,原始的性冲动仿佛被从他们的神经里摘除了,生理条件的特性使他们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并且保持理智,但也让他们自行与生育相关的话题保持距离。即便是Beta恋爱越发趋向自由的今天,许多人还会在这方自我发问:我究竟能否平衡理智与情感与我的伴侣的需求?作为脱离欲望存在的性别,我该如何处理这种问题?

金南俊就是这样的人之一。他是个优秀的学生,但这不意味着他不能对自己的感情问题产生怀疑。闵玧智不一样,她有个Omega哥哥,在感情方面对于她能够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帮助,她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感情完全可以不基于性方面的吸引力,即便对于在生理上一直处于弱势的Omega来说也是如此。

直到上课铃打响,金阿米都没成功想出一句话来。她赞成也反对金南俊的想法,三思而行似乎让人永远不会出错,但是真的吗?她不知道天平更倾向哪一侧。

听到那边的上课铃,玧智喂了两声,这才把阿米的思绪拉回来。她快速地补了句我放学联系你,就挂断了通话。

闵玧智看着亮起的屏幕又翻了个白眼。

但也是清晰的痛苦

是一部打屌小队+屌屌的性转

[乔迪]Tangled(上)

这两天连休,摸了。勉强在看西语的thrill me(西语版名为:excitame),四处搜刮了些片断音频,了解了故事背景。这个故事JDJ的代入感真的太强了,于是就有了这篇文,计划两三次写完。
AU设定。

“只要你同意在协议上签字,你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要求我的人,你可以取你想要的报酬写在上面,乔乔。”迪奥垂下眼睛,手指敲着厚重的桌面,“同样,我也可以要求你提供协助,当我想找些乐子的时候。你要和我一起,你要答应我做我的共犯,像以前那样继续陪我去冲撞那些列给普通人去遵守的规矩。”

“作为回报,你可以向我取一件等价的东西,并且我会从心底接纳你,今后你会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乔乔。”

每当迪奥叫他的昵称时,嘴唇总会微微撅起,他将两个音节上挑出一个山峰,弯下腰盯着乔纳森。“任何东西?”乔纳森的笔尖停在信纸上,洇出一滴模糊而湿润的墨团。对,任何东西。迪奥在回答后补了一声冷笑,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可耻的令人汗颜的难以启齿的思想,除犯罪外另一件即将在纸上公之于众的自少年时期的秘密。“我甚至允诺你友谊,你还在担心什么不能被交换?”

乔纳森瞥了他一眼,松松领带,撕掉被洇透的信纸,沉默着快速写下他们的协议。他承认自己从来没有像自己聪明的义兄那样自命不凡,至于那些年少时的玩乐,他将它们视作一种负担——一种残忍的负担,而迪奥会享受它们,甚至将其视作一种艺术。好在他们做的事从未涉及到任何人的性命,这是一种发泄压力的方式,他们半夜爬出窗户,点燃堆在湖边的轮胎时迪奥如此解释道。就像儿童会因为好奇去捅烂蚂蚁窝,我也可以像那样做。火焰在他琥珀色的双眼中跳跃,过了一会他转过头,“我不相信我会像普通人一样平凡地度过一生,乔乔。”

乔纳森为他这句话笑了起来,“我相信你,”橡胶燃烧的臭气随着风向飘过来,他向前一步拽住迪奥,“别往前走了,迪奥,衣服上会留下烧轮胎时的气味,明天爸爸起来之后你会被发现的。”

那天晚上他们沿着湖走了一圈,等火势变小后才往家里走。这也是迪奥第一次向他提起自己对超人论的理解,“这是我不相信自己会平凡地度过一生的理由,人类的规矩只适用于普通人类,超人是可以打破它们的。我不知道你,但我知道我自己。”他用手指抵着乔纳森的额头,“我是会超越他们的人,我会站在他们的头顶俯视他们,于是我也有了以他们为乐的资格,乔乔,总有一天我会厌烦这些不痛不痒的乐趣,这我心中早就明白。但我不知道你,我不确定你是否有资格。”

“有资格什么?”

“有资格像我一样随意摧毁那些规矩。”

迪奥用针尖刺破他们两人的手指,把鲜血滴在纸上,好使协议成立。乔纳森拽着迪奥的领子让他俯身过来,好吻他的嘴唇。“停,血还没干透,”迪奥扬起眉毛向他示意。他毫不留情地掰开乔纳森的手指,“等一会它才生效。”

我知道。乔纳森略显尴尬地坐回去,我们先前的关系实际上早已超出了友谊的范畴,我与你的的确不能用简易的朋友这个词语来形容。我为我作为你违法的共犯而深切地向绅士的教条忏悔,我并非从未想过阻拦,但当我想要脱口而出自己的指责时,总会在一瞬看见你皱起的眉心,于是我总因动摇而错失了劝诫你的时机。我为之忏悔,迪奥,我早应该踏出制止你恶行的一步,这才是正确。我却无数次选择了错误,我为之忏悔,如此看来我们的协约在签订之前就已经生效了很久。如今我又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不是吗?

他们把秘密封存在牛皮纸袋里,绕上绳子,放进最深的柜底。迪奥承认乔纳森有种独特的浪漫风格,他的后颈硌在窗台边上,在大脑缺氧时睁开眼睛,恰巧看见明朗夜晚天空中的星星——或者只是时机的恰到好处。

“我要你与我合作,乔乔,这是我计划了很长时间的事。”

“什么事?”

“先答应我。”

迪奥绕过乔纳森,坐到床上。乔纳森清楚地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又燃起了火焰,这无疑是一种危险的预兆,他咽了一口口水。我忏悔,我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在血迹干涸后考虑回头为时已晚。

好吧。乔纳森对未知的交易点了头,超人论的信徒露出满意的神情,把他永远的共犯拉到自己面前,为他卸去衣装。“我要一捆绳子,一瓶浓硫酸,还有任何什么……球棒,胶皮手套。”他的唇舌活动空间有限,只是含糊地自言自语着整理了一遍思路,在躺下后才清楚地重复。

“你疯了,迪奥。这样做我们都会被判死刑,这不仅是钱的问题,这同样关乎家族名誉。你也是乔斯达家的一员,为了这件事,这不行。”

“我知道了,你没有资格。我有自信我们不会被发现,而你没有,我想好了一切伪造事实的手段,你只要相信我,别做多余的事或者说多余的话就能成功。你已经答应过要协助我了,所以履行你誓言的时机到了,”他眯起眼睛,“这是我的玩乐,告诉我,你会谴责捅蚂蚁窝的孩子吗?”

我恨你,迪奥,我从未如此因为你的理论而恨你。乔纳森摇头,将拓宽的疼痛施加给他义兄的下体,也许明天起来还有的商量,我只有一半程度希望这是梦境。他回想起十六岁冬天的某个晚上,他们从烧秃了的草坪那儿骑车回家,躺在床上简单地抚慰对方,气喘吁吁地接吻。只有在如此贴近的程度下,乔纳森才能感觉迪奥身上危险的气息略微散去一些,而到现在他需要用危险来让他卸下危险。迪奥呻吟着仰起头,嘴唇微微颤抖,最终躺回床上,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汗,漫不经心地帮乔纳森做完最后的工作。乔纳森直到结束都有点发愣,他在目睹的高潮中看见迪奥脖颈上的绞索。

画完线稿跑路就结了

听了97版thrill me的录音,这太JDJ了,我过两天就去用这个梗写文

大家下午好,我来推一本爷孙(承太郎/乔瑟夫)本!!
午睡起来之后把这系列的漫画翻完了,将近三百页,简短谈一下感想。画风我给满分,人物表情和人体崩坏几乎没有。虽然是乱伦(……)爷孙本但是人物性格ooc不太严重,这点比很多本子里弱化受使其变得软萌的行为强太多了,最开始是承太郎单箭头乔瑟夫,后来两人在一起了。承太郎一开始就和乔瑟夫说“老头子我喜欢你”,但乔瑟夫一直在犹豫犹豫犹豫,觉得自己承担着家人的责任,如果和孙子保持这样的关系两人都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就有了如图的对话。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成功在一起了!!看到接吻一下被甜到……回到日本后承太郎怕被家人发现而行动比较拘束,结果乔瑟夫就想诶这样我可以骚扰他(最后被承太郎打电话给丝吉说我要待在外面,祖父太烦人了)
虽然我不怎么吃这一对,不过我觉得这本还是值得一看的,如果不是特别雷这对的话。人物刻画得还不错(个人感觉),队友各种神助攻,不过这本有点玄幻的是除了承和乔瑟夫之外三人的关系……花花喜欢波波,波波喜欢阿布,阿布知道波波喜欢自己,但是到最后花花和波波都没有向自己喜欢的人表白。后来有一段波波坐在病房里,承太郎和乔瑟夫来看望他,他想起之前这段事突然特别难过……大概是这本里面最令人遗憾的事情吧。
真的值得一看!!!而且我找到的还是能读懂的英文版,有机会一定要看啊朋友们!!!将近三百页剧情太神了画风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