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shot, one kill.

我即在此重生。

最近摸的一些鱼,p1就是那个小鸭子戴茜的拟人

乱世虎臣皮肤的性转飞!最近喜欢飞飞

用N52 Rose的试妆混更,slo打算出她,因为Damian的c服……………………………堪称遥遥无期

[双火女/明日边缘设定]命运

-我觉得我越写越没料……邪教,Cinder/Pyrrha
信标学院陷落。

硕大的影魔鸦在塔顶一圈又一圈地盘旋,它伸长脖子,发出嘶哑凄厉的啸叫。它忽然拍着翅膀落下来,蹲坐在废墟上,冲着馨德呱呱叫了两声,然后歪过头。破损的墙壁,挖出大洞的地面,庇拉擦掉嘴边留下的苦涩的戮兽血液,干呕了一声,站起身。射入脚踝的箭撕裂皮肉,她往前蹒跚两步,接着还是跪了下来。

庇拉从未感觉如此无力,从未有过,她是信标最强大的战士,她战无不胜……她急促地喘息,冷汗缓缓地从额头滑下,在下巴上聚集起来,然后滴到地面上。这应该是个清冷的寒夜,冷风匆匆掠过她的手臂,这让她的脚踝感觉好点了,但血液仍然在汩汩流淌。她浑身颤抖,双手撑着地面深深低头,高跟鞋的声音缓慢地敲打过来,馨德托起庇拉的脸,抿抿嘴唇,十分,十分轻柔地眨了一下眼睛。

“可悲,”带着嘲讽的叹息,她咬字清晰地说。

今晚她将成为杀死传奇的人。

决不妥协。庇拉抬起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眸子,它们闪着灿烂的光芒。馨德带着那种属于胜利者的傲慢的眼神侧过头,“可悲,她们毁了你的未来,今天我夺走了你的能力,马上也会让你死去。”“那是我的选择。”

听到这话,馨德夸张地叹气,手指尖扫过庇拉的脖子,轻轻磨蹭。庇拉再次抬起眼睛——这样暧昧的动作总该是连着似水柔情的,她却只发现了无尽的嘲弄。然后她问:

“你相信命运吗?”

她明显看到对方扬起眉毛,沉寂片刻后才回答,“是的。”

馨德后退,双脚摆出左丁字步的样式,眯起眼睛,那些闪亮的红色碎片聚集成焦炭颜色的弓,几只漆着红指甲的纤细手指把箭优雅地搭上弦,庇拉仍然盯着女弓手的双眼。她看着对方把箭矢调整好方向,接下来她感到胸口一阵刺痛,鲜血喷薄,一箭穿心。

在痛觉和喷涌而出的热流中,庇拉不再感到夜晚有多么寒冷,只感受到馨德在自己耳边的吐息,和低声的一句,“再会。”

庇拉忽然从梦中惊醒坐起身,床板剧烈地一震,诺拉“啊”地尖叫了一声,然后埋怨地转过头看向队长。她有点愧疚,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的歉意。橙发女孩在黑夜中翻了个白眼,接着又躺回床上,不一会儿就发出震天的鼾声。但庇拉难以再次入睡,她偷偷穿好衣服,带着愧疚的神情关上门,溜到宿舍的楼顶。她在清澈的星空下彷徨,破碎的月亮安静地坐在夜空中,远处海港的灯塔尖端闪烁着指路的明光。庇拉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她想起强尼被那些愚蠢的大个子欺负后可怜兮兮的样子,她举起自己的剑与盾答应教导他,保护他。是的,她很喜欢他,这个男孩天真而且有想法,虽然,不得不说,有时有点莽撞。那些美好的回忆流过庇拉的脑海,她闭上双眼,深呼吸。

有点不对劲,她忽然焦躁地睁眼,转过身,双手紧紧抓住栏杆,恐惧地往地下看。她低下头,手掌在胸口胡乱地拍打,没有痛觉,没有血液,没有伤疤。她一下陷入了不知所措的那种恐慌,这可能是梦,但是人死了怎么会做梦?她惊惧地在楼顶奔跑,我是谁?她问自己,我在干什么?我是庇拉·尼克斯吗?

显而易见,是。

一边感谢上帝给予她第二次生命,庇拉和强尼走在学校昏暗的地下室里。虽然有校长在前方开路,阴森森的环境仍然渗人。这是庇拉第二次来这里,她拉住强尼的手,男孩的脸通红,于是她送给他一个宽和的微笑。不出所料,馨德再次尾随着他们到来。火焰环绕着馨德,在明亮的火光中,她显得极度傲慢,而且美丽。这一次庇拉狠下心,选择留在了地下室,因为她知道自己会被射死在天台,校长会被烧死在这里,她必须改变这个结局,庇拉握紧了长剑。

她前踏一步。

“来吧,先打败我。”

火光点亮了整个地下室,憋闷的环境不能容纳过多的热气流,一切物体都在燥热中流动,摇摆。金属再一次被徒手熔断,那些火焰最终还是吞噬了最强的女战士,她看到馨德走上前,微微侧目,她们眼神交会。“奥兹平,”她听到她,还是带着那样嘲讽的预期说,“是你把你的学生推向了死亡。”

庇拉努力发出声音,她颤抖着呕出字符,“这是我自己的责任,”她说。

“真的是吗?”

庇拉又从床上惊醒,她真的开始疑惑了,这次她没出门,只是长长叹息。这些都是应该背负责任,身为信标最强的学生,身为这寸土地的守卫者,她不能后退,即使死亡。她要做的应该是改变这些结局。“你相信命运吗?”

不一定,她这样回答自己,然后躺回床上,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她拒绝了强尼的陪伴,没有紧跟着校长的步伐。她把距离拉得更开,慢慢掉队,终于和潜藏在阴影中的馨德相遇。馨德的碎片聚集成暗红色的匕首,庇拉打算先发制人,她用盾牌格挡,顺带着击中馨德的脸庞,对方被打得一歪,后退两步稳住身形,降低重心。庇拉向前突刺,而馨德出其不意地绕过庇拉的攻击,握住那只纤细的手腕,往身前一抡,借着惯性把她扯倒,单腿向前,馨德的匕首直指庇拉的喉咙。

“你相信命运吗?”庇拉又是盯着她的双眼,问。

“是的。”

“我想知道得具体一些,馨德·芙。”

“无论何时,”馨德的眉头舒展开,她的脸上挂上一种温柔的笑意,锐利的刀尖逼近庇拉的皮肤,“无论以什么方法,我总会得到秋之少女的力量,然后致你与死地。”

刀尖没入皮肤,鲜血飚上馨德的脸颊,庇拉闭上眼,沙哑地,小声地喃喃道,“不一定。”

已经迈出两步的馨德忽然转过头,又是带着嘲弄的表情,她说:

“一定。”

p2日常推双普娘,普鲁士姐妹花

摸了个禅雅塔的拟人性转……画出来最怕被打死(。
p1头发on,p2头发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