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

Hush.

[现代AU/双扎]晨间呢喃

胡言乱语的短打。

“你说我们在干什么,沃菲?”矮一点的沃尔夫冈从床上爬起来,迷茫地瞪着眼睛,摸到时钟后把它顺带着拖进被窝,放在自己的胸口。“一部分时间应付早该下地狱的上司,一部分用自己的才华鄙视他们,一部分用来享乐。”高一点的那个沃尔夫冈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说,当他说到享乐时,眉毛得意地扬了起来。

仍旧困倦的小个子明白他在说什么,于是也发出一阵快活的笑声。他爬起来,吻与自己同名的人的嘴唇。这是个轻巧干燥的吻,没有软舌的纠缠,他甚至没有伸手去搂对方的脖子。

然后小个子的沃尔夫冈——莫扎特吧,我们叫他莫扎特,又躺了下来,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枕在沃尔夫冈平坦的小腹上。他发出愉快的呼噜声,像一只受到爱抚的猫那样眯着眼睛,看着与自己同名的青年脸上映出的亮光。“我的星星——”莫扎特轻轻地叫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周末六点钟的阳光隔着窗帘照进屋里,沃尔夫冈把手机扔到一边,屈起腿,让莫扎特翻了个身,后颈贴着自己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温热的大腿。“我还没吻够您呢,”莫扎特又说,“我要继续吻您,这个周末我要继续爱您的一切,爱我们接下来的生活。”

沃尔夫冈笑起来,他一抬胳膊,将滑下的外套的袖子重新抖回去,“我的金子!”他用清晰的声音宣告,“我在狗屁的生活中唯一的慰藉。但您老是说爱,虽然我知道您真的爱我,我真的爱您。我却也知道这个字眼于您来说是最轻的,”他知道他们如果一开始发表承诺,就可以彻夜不停只谈这个字眼,于是他严肃起来,伸出手指,“您的吻比拥抱更廉价呢,沃尔夫冈。”

莫扎特爬起来,钻进他的怀里,鼻尖顶着他的肩窝,侧过头啄他的星星的白皙的脖子。“唉唉,真是个难题,那我就只能说,我要与您继续分享未来了,这又怎么样呢?这又怎么样呢?”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