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鲁伊不穿上衣

Kiss me in the D-A-R-K.

[法普]Calme!!!2

-阅读前注意

25岁幼稚园老师法x5岁儿童普(♀)

两个普鲁士人兄妹设定

又名普鲁士淑女育成计划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他带着趾高气扬的尤妮娅来到满是小朋友的后操场,没想到小姑娘刚小心翼翼地放下包就冲过去和刚见面的小男孩们一起抢球踢。他看着尤妮娅横冲直撞一个顶俩的气势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这还真是基尔的亲妹妹,连踢个球都玩得这么狠。弗朗西斯盯着她看,生怕出了什么疏漏自己朋友找自己算账,结果正在他意料之外,大家歇息的时候尤妮娅刚从地上爬起来,滚了一身泥,白白净净的脸上也蹭满了土。她飞一般地跑过来,得意地扯扯弗朗西斯的裤子。“你看见老娘刚刚那个射门没,是不是特帅?我跟你说,那个叫…叫什么诺的就像个娘们!摔了一跤哭的梨花带雨的。嘁,竟然赢不过一个姑娘。”她挥舞着双手声情并茂地向面前什么都不想说的弗朗讲述刚才所有的经过。

这个幼稚园的小霸王可不止尤妮娅一个,在她来之前就有个叫伊丽莎白的小女孩儿,那简直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上回被惹急了抡起书包就往同学屁股上狠狠地打。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弗朗西斯最怕她们俩打起来,闹得头破血流的。

不用谢,弗朗先生,您的担忧我们帮您实现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尤妮娅将书包里的一个小鸟笼取了出来,里面是一只胖乎乎毛绒绒的小白鸟,头上还顶着个小巧的红色蝴蝶结。小朋友们都好奇地围了过来,其中当然少不了伊丽莎白。“我可以给它喂奶吗?”她眨眨眼,挥着手里的宝宝奶瓶询问道。“可以啊!虽然也不知道小鸟儿喝不喝奶。”尤妮娅爽快地答应了,捧着小鸟交给了对方。人群一下子拥到伊丽莎白身边,她兴致勃勃地拿着灌满冲泡不匀的奶粉的瓶子一下子塞进小鸟嘴里,吓得它扑腾起翅膀啾啾地叫起来。尤妮娅听见了,感觉这声音不太对,拨开人群才发现自己的小宠物正遭受着“非鸟的虐待”。她见了这幅场景,火气腾地就窜上来了,伸手去抢对方手里的小鸟儿。“你个混蛋,对老娘的肥啾做什么?天哪!看看它难受的那副样子!我要揍你!我要揍你!”然而伊丽莎白却死死护着手里的“玩具”拒绝还回去,“你说了可以让我喂它奶喝,你说过!”“这叫个狗屁的喂奶!这是虐待!”“呸!”伊丽莎白啐了一口口水,将奶瓶扔到地上,卷起袖子。肥啾终于得以解脱,扑棱着翅膀飞到高处叽叽喳喳地叫。“喔,你想打架啊!”尤妮娅当然不是好惹的,她仰起头拿鼻孔对着对面的女孩,“想打架就往老娘脑袋上打,小崽子!”她大叫着跳起来指自己的脑袋,结果对方还真就挥起拳头打了她的脑袋。看着两人因此开始厮打起来,四周的小朋友们有的开始大声起哄,有的慌慌张张去叫老师。

“姑娘们,你们在干什么!”弗朗西斯终于赶了过来,扯开两个狼狈不堪的小家伙。“这娘娘腔虐待我的肥啾。”说着,尤妮娅扯下了伊丽莎白的头绳扔到一边,轻蔑地仰起了头,伊丽莎白抓着自己的裤子愤怒地瞪着她。“等等,娘娘腔?尤妮娅,这就是个姑娘啊!”“这是个姑娘?”“对啊,她叫伊丽莎白,是个匈牙利人。”“操。”“老天!你说什么!”“我说,操。”弗朗西斯抑郁了,基尔伯特到底是怎么教育她的,连脏话都骂的出口。“我说,这话的意思可真不怎么好…”“老娘开心!”“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不知道!”好吧,真不知道。弗朗西斯叹了口气,蹲下身冒着被打的风险伏在尤妮娅耳边说了句话。只见她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c…滚。”

这一天尤妮娅都情绪低落了。

“老娘不开心不跟你们说话,一个人最好了。”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