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day

她有无限的激情和可供挥霍的岁月。

[双普]大爷我的初恋

-我很纠结朱莉小时候的自称……感觉她会和基尔伯特一样自称本大爷??也许。

其实基尔伯特本来只是想找那边那个和自己一样穿着条顿骑士装的小家伙玩,顺便认领一个小跟班来着。“嘿!小子!对,就是你,和本大爷穿着一样衣服的小子!”他大声地嚷嚷着,挥着手跑到小——男孩那边。当然,那时候的基尔伯特认为所有会打架的都是男孩子,直到他长大之后。

“嗨,你好!”那边的小孩也惊喜地跑了过来,和他撞了个满怀。“记好啰!大爷我叫尤妮娅。你呢?小伙计?”“基尔伯特,顺带一提,那可是本大爷的自称,先来后到,懂吗?”他很是骄傲地扬起脸,然后就被尤妮娅捅了鼻孔。“你怎么能这么说,彼得,谁大谁小这可说不定!”“是基尔伯特,不是彼得,你这小混蛋!”他瞪着眼睛挥舞着自己的剑,另一边的尤妮娅也不甘示弱,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小家伙们,小家伙们,别吵啦,我们该前进了。”也许应该庆幸接下来需要接着行军,他们才没打起来。

后来他们认识了个叫伊丽莎白的朋友,尤妮娅和她(尽管他们当时认为是“他”)玩得特别好。你问我原因?哦,其实是因为她们俩都没有小鸟。基尔伯特曾经把自己的裤子扒下来(…炫耀了一番,顺便安慰这两个绝对长不出鸟的小家伙,“别担心啦,以后就会有的”诸如此类的话语。但她们就是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了好久,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没有男子气概。

认识到他们俩人不太一样还是后来,尤妮娅披着过肩的头发,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裙子来找他的时候。这里需要提一点,尤妮娅的裙子本来是很干净的,甚至可以算是很漂亮的。“嘁,跟弗朗西斯一样。”这是她刚见到基尔伯特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然后踹掉了自己的高跟小皮靴。“说实在的,本大爷一点都不明白给你穿成这样有什么好看!”他绕着她走了一圈,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我也觉得这身衣服丑毙了,娘炮!”“为啥不剪头发,尤妮娅?我猜是他们不让你剪。”尤妮娅抱着胳膊没说话,只是非常生气地点了点头说明一切。“呕!”基尔伯特一副要呕吐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算啦,你就这样吧!大爷我只用清清爽爽地留着短发,穿着裤子衬衫,而你得穿得像个娃娃…”

还用说啥?基尔伯特肯定是挨揍了。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都没见到自己的小战友,他们想也许是她在哪翻墙爬树摔死了或者摔残了。为了哀悼她,他们还做了个小小的碑。

再见到她的时候,他们俩都长大了,基尔伯特也终于认识到自己和伊丽莎白以及尤妮娅的性别不同。“我知道你们想死本小姐了!”还是那个粗野的小家伙,给自己都吓傻了的小伙伴们一人一个拥抱。她也算是长大了,留着飘逸的长发,穿着长外套白衬衫和小短裙,手里握着长杖。

基尔伯特的心噗通一跳。

“那可不,你这几年去哪啦?……基尔伯特?”

只见我们的普鲁士小伙子哆哆嗦嗦地转过身子去,痛苦地嚎叫着跑去撞树。“我的上帝啊!尤妮娅竟然也是个姑娘!我以前还在她面前扒过裤子!!!”

…其实如果你不提这件事,她可能想不起来喔,基尔伯特。

少年基尔伯特,人生第一次感觉自己好像是恋爱了。

-一点奇怪的东西

基尔伯特有次盯着来例假的尤妮娅看了半天,看得本来就脾气大的尤妮娅想砍他。“你干什么,流氓?”“不,大爷我就是好奇,谁这么大胆敢砍你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