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day

她有无限的激情和可供挥霍的岁月。

[双普]五十种方法和你说拜拜

-BGM 50 ways to say goodbye
-真的没有刀子,信我一次
Julchen离家出走的三天,Gilbert在少了一半噪音的房子里百爪挠心,不对,思考人生。普鲁士女孩的行动力强得令人发指,吵完架摔门就走。通常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因为Gil还算个会认怂的那种男朋友。没骨气的这一点和他的两个兄弟还是很像的——那两个人在追求同一个金发碧眼粗眉毛的英国小帅哥,别问为什么情敌也能做挚友,Gilbert不想了解基佬的世界,一点点也不想。然而退步只是通常,憋屈这么久了的Gilbert还是有脾气的,就在三天前。于是喜闻乐见的血腥斗殴开始了,伴随着锅碗瓢盆的碎裂声和邻居的报警声。
想想看,多恐怖啊。
和Gilbert同居多年的女友就在这种恐怖的场景下硬生生用手打裂了窗户,拎着旅行箱一个前滚翻翻出了房子,真潇洒,体操都可以评十分了。从来没把女朋友逼到离家出走的Gilbert此时此刻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
救命啊老爹,发生了什么???
Julie从窗户跳出去了???
他持续这样思考人生整整三天,连第一天嘲讽他家终于消停的邻居Elisabeth都开始上门安慰这个被女友抛弃的大男人,他坐在废墟里的样子实在不得不令人同情。Julchen是实在的破坏之王,徒手拆家具的同时单手掰碎了Gilbert的小小玻璃心。
他妈的大爷我从来没失恋过?!我接受不了!
Elisabeth沉吟片刻,拍拍他的肩,对他说除了大概是世上最扯淡但是也最现实的真理。伙计,你得知道无论你女朋友说什么都得是对的。
Gilbert也许听懂了,也许没听懂。他承认自己目前非常,非常难过,非常后悔没再认怂一次。当Antonio问他为啥没带他的能点燃整个欧洲的热辣暴力小女友来的时候,Gil冷冷地——呃,大概是冷冷地,盯着Antonio的眼睛——一般撒谎的人都觉得这是种很好的让别人不怀疑自己的方式,把啤酒泼在自己弟弟脑袋上,快速而低声地说:
“开私人小艇撞巨礁摔海里被鲨鱼吃了。”
对方明显没听清他的话,瞪大了绿眼睛把耳朵凑到对方嘴巴旁边,操着一口乡下口音问他,“你说嘛玩意?俺没听清。”
“她爬山掉岩浆里了!”
“哇,够热啊,死法够热辣。”如果Francis能看到Gil他弟的表情的话,要做的事就不会是搂住Gilbert的肩,而是去叫救护车。“虽然我不信,Gil,她到底怎么了?”
“…晒太阳过多得皮肤癌整个人都爆炸了,妈的,爱信不信。”
他的朋友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应该笑还是把他们气得满脸通红的伙伴送进精神病院。终于还是勇士Francis开口了。
“说实话,朋友,你是不是被Julie甩了。”
……
“我接受不了!她就这么走了,就这么把我甩了!”
现在该怎么安慰像个被抢走糖的小孩一样大哭大闹的Gilbert成了个难题,幸亏Ludwig捂着额头打了个电话救场,如果可以说救场的话。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Julchen正好和Monica在附近的商场逛街。
坏消息是Julchen通过她妹妹男友的前保姆的途径知道了这几天发生的全部事情。
“谁在呼唤我?”
“哦天啊热辣美人——”Francis和Antonio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这声感叹,下个瞬间他们就把目瞪口呆的Gilbert推到了对方面前。“你准备说点什么?”
“我,呃,那个什么,对不起你,放屁,鬼才对不起你。…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是鬼,我是鬼行了吧!Julie,求你了,回…家咱们挑个新电视吧,你最好了行不?”
“然后讨论一下购买私人小艇,爬山脚滑以及爱美之心出错的问题?”
“都依你,你最美了,陪我重新贴一下墙纸吧,我一个人铺不过来啊!”
上帝,这才是真狗腿。来自Gil两个伙伴的感叹。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