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鲁伊不穿上衣

Kiss me in the D-A-R-K.

[觉军]轮回

觉军,一个很老的轮回梗,重新写忘记发上来了
我有预感总有一天我要也能结束这个看似永无止境并且毫无意义的追杀,它应该被终结,在我用刀刺进Flippy喉咙并切割出一个完美平滑的剖面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这应该是什么情景,说真的,我太希望我能亲手做到这一切了,从一个白痴手里夺取身体主权,让他停止用药物束缚我——是的,他应该是魔鬼,他应该是我。他,我,我们战友腐烂尸体的味道时时刻刻萦绕在我的鼻腔,恶心透了,却又熟悉极了,我活至如今唯一感谢的就是那位仁兄为我提供的庇护所。
他不应该温和,他应该是个又老又惨满嘴脏话和黄腔的烂人,我们的经历不应该允许他成为那样的人,他应该和我一样。在凌晨三点的酒吧里拒绝付款,踩着老板的肠子肚子和凝固的血块肆无忌惮地饮酒作乐,与最丰乳肥臀的大妞侃当年在打仗的时候和多少个性感女俘虏上床。
当我把刀子捅进被压在床上任人宰割的Flippy脆弱的脖子里的时候他颤抖了一下。噢,是的,他叫不出声音来了,即使他能叫出声音来——有什么用呢,宝贝。…换句话说,我会让他活着的话我做这些事还有什么意义?Fliqpy从来不做没意义的事情。
“感谢我的刀子足够锋利,sucker,或者感谢我既不拖延,名字也不叫ISIS。”
“保有感恩之心。”
弹簧刀的刀刃顺畅地划了个半圆,他绿色的眼睛瞪得非常大,整个脑袋几乎都要掉下来。出人意料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间内心感到无比的平静,我想…感谢基督?
我扔下刀,用尸体身上的黑色背心擦干手上的血迹。铁锈味还是很浓,打开窗户给气味能熏死人的房间换气的时候我发现,好像我活到现在都没发现过我们的小镇这么可爱。窗户的玻璃上映衬出一双绿眼睛,清澈极了,直到下一个瞬间我才发现那是我自己。
“别把后背留给别人,危险极了,懂吗?”
这声音太熟悉了,我开始颤抖。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