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day

她有无限的激情和可供挥霍的岁月。

[科学组]他们恋爱的几个瞬间①

-第一次尝试写这对,角色OOC很抱歉。
-Tony/fem!Bruce,包含一点Bucky/fem!Steve。注意避雷,我现在写不出M/M的东西,只会写M/F或者F/F…我是废人。
-就是一堆日常小甜饼,目标是写到八个,我刚写一半,请督促我,爱您们。

1.咖啡
“十分谢谢你。”她这么说,从白瓷碟上端起小杯子,冲对方示意后才快快喝下一口温热的咖啡,继续转回工作。Bridget的笔尖在演算纸上奔腾,在得出结果后,数字上落下了一个大大的圈。她弯下身对机器进行调整,于是Tony走到她的对面给予一些必需的帮助。
他敲了敲机械的外壳,企图引起注意,失败。
他又用签字笔尖敲了敲桌面,企图引起注意,对方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去,失败。
他清了清嗓子,企图引起注意,成功。
他的搭档、现任女友疑惑地抬起右手搓了搓脸颊。“怎么了,Tony?调整的有一些问题吗?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她用手腕把眼镜蹭回原来的地方,继续盯着机械显示屏上闪烁的白色数据。
“咖啡渍,my lady,”Tony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把演算纸推到一边,同样对数据进行了调整,“就在你的嘴角。怎么说来着?就像美人痣。”
Bridget的脸有点红,她赶紧用手背蹭掉棕色的痕迹,食指弯曲起来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而对面的Tony冲她抛去一个飞吻。
在他们恋爱之前,话语一般到Tony的倒数第三句就结束了。

2.处理演算纸
他们两个只要一开始泡在实验室,桌子上就会堆出来一些演算纸。其实也并不很多,Bridget的字没那么大,Tony的书写也没那么飘逸。只不过科学家嘛,只要地方够做实验就够了,码放整齐是好习惯,但也不能占用大量休息时间来做整理工作,休息时间是宝贵的。
尽管这是他们已经接受的的不良习惯——把没有用过白纸的推到一边,再把用过的演算纸先扔到随便哪,想起来捡再捡。但是其他复仇者们一直不能接受这件事。当Clint拿着很重要的文档跑来通知正在做实验的两人时,很不幸,他踩到了一张光滑的演算纸,鼻子磕在桌子上,一副战损严重的样子。
Nick和Steph决定要求这两个科学家整理实验室,不必要整整齐齐,但毕竟不能过于随意。Natasha拍着Clint的背说,是啊,你看他鼻子上的棉布,我们不该在没有任务时就出现一大堆伤员,Vision问Wanda要不要帮助清理屋子。
我们总不能让Thor千里迢迢来表决一下吧?
所以这对科学家开始对着演算纸发呆,Bridget想不出除了折飞机或者扔进垃圾桶以外的其他点子,她开始在等待进度条的时候一张一张地揉纸团,扔进垃圾桶。她的男朋友觉得这种方式很浪费而且没有意思,他站在一旁,趁等待时间Google折纸方法,不一会儿Bridget的面前就出现了一颗纸折的小小的爱心。
她蹲下身,拖出一个塑料筐,把小小的爱心丢进去,又把堆了很多纸球的垃圾桶用脚尖踢回桌子底下。
当Stephanie走进实验室视察情况的时候,指着一旁的盒子问那是不是新研究,科学情侣一同摇了摇头。她走过去看了一眼,耸耸肩。
“一看就知道是谁的主意。”
Bucky听完Stephanie说的之后开始嘟嘟囔囔,扯出来一张面巾纸,用铁手臂试图折出花的样子。后来Tony偶然看到Stephanie口袋里掉出来的纸心,帮着捡起来的同时还拍拍她的肩。
“他也学会折了?”

3.零食
除了冰箱里,Tony还在别的地方藏了挺多零食,可能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也有可能只有Bridget知道。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它再怎么安全也是危险的。Banner女士打开某一个没关好的柜子时,一定没看到Stark先生像是听到惊雷一般毛骨悚然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在说:
别打开,亲爱的!
但是这个潘多拉的魔盒还是被打开了。饼干罐子滚落的同时,Friday的健康警示语音响了起来。Bridget缓慢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无比呆滞——或者说毫无生机——的眼睛。
“我以为里面是一箱工具,什么的。”她干巴巴地说,尴尬地站起来搓了搓手,“我知道你只是偶尔…嗯,零食,很不好意思。”
Tony恍惚了一下,随后像个没事人一样摆摆手。“别介意,Bridget,把它们拿到楼下去分了吧。”话音刚落,喋喋不休的人工智能也消停了下来。女性科学家抱起那堆东西,疑惑又抱歉地看向用手掌拍额头的男友。天知道他现在多心如刀绞!她想去安慰两句,话到了嘴边又被吞了回去,好吧,那就分掉它们吧。
而后的几天都过得十分正常,没有零食,Tony Stark还是Tony Stark,令人欣慰地没有变成Toooony或者Sterk。Bridget关上电脑,伸了个懒腰,将任务完成到一个节点后,她准备出门。
Tony拿起手机,短短的一条讯息,我在大厦对面。他知道博士小姐在输入短讯的时候简明扼要,能省即省,不透过工具浪费字数以及透露任何心情。大厦对面?对面的蛋糕店?
等他到的时候,Bridget已经坐在位子上好一会儿了。不得不说,手中提着黑色垃圾袋来装甜点的女士看起来很好笑,但他毕竟还是没笑出声来。
“我真的很抱歉,Tony。”她把自己面前另一份巧克力蛋糕向对方推了过去。
“没什么,亲爱的,想到以后我们要吃垃圾过活,我就感觉无比快乐。”

4.早安
Bridget极不情愿地动了动身子。和每天一样,她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给Tony扯扯被子,然后去洗漱。Natasha做的煎蛋很好吃,女特工颇为自信地供应这种食物。这对于刚刚开始练习做饭技能的Vision不太友好,他无法撼动她这个地位,只好尝试在Wanda的指点下做点什么薄饼和煎香肠。
“早安Bridget,你应该尝尝这鸡蛋饼…”Clint低着脑袋,双手撑在额头上,没精打采地和她打招呼。“怎么了吗?无水硫酸铜被当作盐加进去了?”她在他对面坐下,“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切一点尝尝吗?”“一点都不,你尝吧,很咸,只要Tony不介意你…”“恶…”博士小姐紧紧闭上眼睛,叉子掉到桌上发出响声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捂着嘴赶到厕所漱口。她庆幸自己只吃了一小点,而不是一大块。
——何止是很咸?!简直是失手撒了四分之一罐盐!
一整天她都不怎么舒服,胃里翻腾,脸色发白,总觉得自己要吐出来。在更改数据时Tony不止一次问她“你不会怀孕了吧?”她只是摇摇头,和他说自己盯着午饭时满脑子都是今天的噩梦早饭,晚饭也没吃多少。凌晨两点她晕晕乎乎地回房间倒下就睡,肚子咕咕叫,半夜饿醒时她尝试催眠自己吃了很好吃的饭,躺下继续睡。
所以当复仇者们早上没看见Bridget先于Tony下楼的时候非常惊讶,而Tony只是对Vision耸肩说,我的甜心都想让我没收盐罐。真正的罪魁祸首Clint看了看Natasha,但对方只是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用口型示意:他不知道。
当Bridget睁开眼时吓了一跳,发现自己根本没在一贯的时间醒来,慌乱地在床头摸索眼镜。一只手伸过来,把眼镜递给她。
“早安,博士小姐。”对方弯下腰,亲了亲Bridget的额头。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