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鲁伊不穿上衣

Kiss me in the D-A-R-K.

…又是一个乌白脑洞吧

我觉得自己总得写东西了,反正又是什么奇奇怪怪的AU………当脑洞看吧
“我们会的,我们会取走你的灵魂。”
发霉的洗手间,锁链,机械女声,上膛的枪。这感觉几乎无限接近于死亡,从床上弹起来,我却发现只是一场噩梦。我晃醒冬妮娅,她咂吧咂吧嘴,睁开眼睛,又躺下去继续睡觉。
凌晨两点二十四分四十六秒,挂钟滴答滴答缓步着,绕圆周匀速运动,冬妮娅的呼噜声响了起来。呼噜,呼噜。我坐起身,推起枕头靠在背上,盯着挂钟头顶上的电子表,跳跃的红点像一对横着的眼睛。有人在我的头中乒乒乓乓地砸门,我应该打开吗?我应该。兄长教我帮助别人。
“我们会的,我们会取走你的灵魂。”
发霉的洗手间,锁链,机械女声,上膛的枪,这感觉非常假。她还睡着呢吗?
“娜塔莉娅阿尔洛夫斯卡娅,你是我们的目标。”
我从座椅上往下滑。
“带我走,冬妮娅,带我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