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鲁伊不穿上衣

Kiss me in the D-A-R-K.

[斯纳特兄妹]Drunk

-听summer wine开的一个西部背景AU脑洞,设定非兄妹,这对多好吃,为什么没有粮。……没看过影视剧,不知道Lisa在剧里面什么声音,但是设想一下,带入Lana的声音带入N52Lisa说过的话。靠,我死了。
-写不出正文,当脑洞看也行,极短的AU段子也行。
当伦纳德带着一身疲惫推开这家偏僻的酒吧的门时,女老板丽莎正懒洋洋地靠在吧台前,用指甲刻划木制酒杯。她撑起身子,推开手里的酒杯,像是看到真正的行星爆炸一般惊讶地瞪着眼睛,直到伦纳德坐下,左轮手枪放在吧台上,阖上双眼,手支着头,简单地说出一句“黑啤”,她才缓过来。
“考虑一下鸡尾酒呢,孩子?我好久没碰过它们了,你又是两个月以来的第——一个客人。”丽莎听到他的要求后咯咯地笑,俯下身单手撑着内侧的桌面,在他的耳边打响指。伦纳德睁开眼,他刚刚没有认真看这个姑娘,流泻而下的金色秀发垂到肩膀,亮红色的口红,一口洁白闪亮的牙。她穿着米色宽袖衬衫,裤子蓝色的背带紧紧扣在身上,勒出纤细健康,不至于瘦弱的上半身。“不了,”伦纳德也冲她笑笑,把白发向后梳,“我的情况不太允许我喝多烈酒,鸡尾酒很多都是。给你,这是钱,一杯黑啤。”他重复了一遍要求,丽莎扬起眉毛又耸了耸肩膀,转过身去从酒桶里接啤酒,然后推到他面前。她撩起头发,披到背后,推开木质的门坐在伦纳德旁边。
“我是丽莎。”
“伦纳德。”
他们陷入了冷场,伦纳德安静地喝酒,丽莎则侧倾身子,手指上卷着发丝,托着脸颊仔仔细细地端详他脸上的皱纹。“嗨,”她说,“我有个让人不愿意相信的故事,你确定这里没有什么…那种警察吧?”听到警察这两个字,伦纳德的右手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左轮,而她观察到了这点,于是扬起嘴角。“好,我知道你会保密了,莱。”
她咳嗽两声,“我从我家里逃出来很久了,因为我爸爸一直对我使用暴力,你知道,酗酒的人。”她比了一个喝酒的手势,听到伦纳德沙哑的一声“我一样”。
“别打断我,莱,”她又开始笑,“然后跑到这里,确保没什么人能找到我,带着从家里拿出来的钱开这个酒吧,还不错吧?”
钱币叮当砸在桌子上,丽莎抬起头,伦纳德正看着她,“新鲜的,还热乎的钱。”“我知道你想说‘我一样’,这个时代的人难道都有这样的经历吗?。”
伦纳德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脸色才又缓和下来,“我想不是。”
“那太巧了,莱。”
他们相视一笑,伦纳德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