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day

她有无限的激情和可供挥霍的岁月。

[Jason/Essence]我们在约会吗?

-我怎么知道我在写什么,背景迷幻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是想写他们在一起。流水账文笔,写不出真东西…
-灵感来源于和恋人开的第一个脑洞
-为什么没有人吃这对,真初恋啊。……
“六点四十七了,”鬼才知道科莉和罗伊去了哪,杰森从沙发上撑起身子,向正在冥想的艾森斯抛出问题,“出去吃个饭?今天我不想掌勺。”
“什么?”
“我想出去吃个饭,就我们俩,艾森斯。”
显然对方犹豫不决。她皱起眉头,站起来,双手手指扣着向上抻了抻身子。“我不确定,”她说,看了看自己的袖子,活动手指检查手甲,“也许不合适。”
“认真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杰森就绕到艾森斯面前,略微低下头用手指捻她的辫子,“不想出去?”艾森斯耸了耸肩,没有说话,仍旧表现她的犹豫。“听着,女孩(这时候艾森斯似乎嘴角有上扬的趋势,事实是她挺少露出这种表情的),我想邀请一位最珍贵的女伴共进晚餐——拜托你了。”“噢,”艾森斯身子后仰,双臂环抱在胸前,这种杰森式幽默她以前是见过的,像是往死水里扔一块小石头,轻松而且有效地调动情绪。“如果你认为你的女伴穿衣服够平常……”“科莉有。”明显地,艾森斯又一次皱起的眉头足以显示她对这位女士的不满,不过,“好吧,杰森,”她说。
“我想知道一点,达珂拉会欣赏我的搭配品味吗?”他们走在街上,夜间的凉风像柔和的刀刃一样装进艾森斯的袖子里。塔马兰公主的吊带背心和牛仔裤,包括那件白色府绸风衣对于她来说大了不止一些,艾森斯没那么高,她甚至才刚到杰森的肩膀。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她身上,“我不知道,”她走在杰森旁边,“我还以为你注意过她的发卡。”“——别提那个,哦!”杰森忽然站住,左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露出一种刻意表现无奈的笑容。“我都以为那是其他人别上去的,因为完全不符合她的风格,她和我说过我们刚见面的事情吗?”“当然了。”艾森斯没有拒绝杰森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中式餐馆闪烁着的汉字霓虹灯鲜艳夺目,一抬头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杰森打算生硬地卡断上一段对话,避免另外一人再次详细描述那次尴尬的见面,他拍了两下女孩精干的手臂,“看看那儿,”他说。
他们走进餐馆,穿着旗袍的女侍者带两人走到随便一处双人座旁,那个女孩用余光打量艾森斯,然后轻微地撇了一下嘴。艾森斯没说话,只是同样看向她,直到那种奇异并且无理的目光被收回来。她双手叠放在桌上,等待杰森提出建议,或是随便说出一句什么话。“炸酱面?”杰森从菜单后抬起头,“或者是疙瘩汤,嘿……”“由你决定吧,杰森,”她单手托着脸颊,另一只手探下桌扶正高跟鞋,“我都好。”
拍黄瓜,炸酱面,烤鸭和鸭汤(艾森斯看到旁边桌上烤鸭的量时耸了耸肩,但是谁知道杰森看没看到呢?),再加上凉拌蔬菜。侍者带走点单后,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他们屏息互相对视,默认自己参加一个较量谁先说话谁就输的比赛,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这样长时间地看着对方,直到第一个上菜的拍黄瓜破坏这个氛围。艾森斯也不算讨厌蒜味,但是当她吃到了一小块蒜丁时,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厌恶。她放下筷子,改为看着杰森吃下一块有一块黄瓜,再之后对此感到奇怪。“怎么了?”杰森一边接过炸酱面一边问,得到一个摇头的回答。仔细想想,他们在那次重大的分离之后,连吃饭都是头一次两人单独在一起。“你不喜欢拍黄瓜?”“蒜,”艾森斯说,“我并不想告诉你我吃到它来着。”
杰森扬起眉毛,“哈,原来是这样。”他垂下眼睛,往自己面前的小瓷碗里倒拌好的面条,随后把那个小碗推到对面人的面前。“你可真替我着想。”“谢谢夸奖,”杰森眨了眨眼。肉末和黄酱炒出来的面酱闻起来非常香,艾森斯专注于解决这碗面条,她的前男友——虽然对方没向其他任何人承认,早就知道她的饭量并不大,所以只盛出一小点面。她取餐巾纸擦干净嘴角,站起身卷好烤鸭,又不厌其烦地再抽纸擦干手上粘到的面饼上的油。
“你在看什么?”
“学习怎么卷饼——可能吧。”
艾森斯终于真正笑了起来,她的表情缓和下来,像是她所有血脉族群带来的麻烦和混乱消失殆尽一般,终于不再绷着弦。当她下次站起来卷饼的时候,杰森伸手擦干净了她嘴唇上的酱。
走出餐馆的时候,杰森拎着饼和鸭肉,他的女孩又像刚来那样走在他身边。
“这算是约会吗?”杰森忽然问。
“什么?”
“你下次想吃什么?”
“我还没想好。”艾森斯揉了揉黑色的眼睛。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