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柿

不在,在和乔纳森恋爱。

[双性转/Tyriman]我们在火光中纵情歌唱

-我来宣扬邪教了,一个初次相识的脑洞。
-提芮妮斯(Tyriness=Fem!Tyrian),罗曼妮娅(Romania=Fem!Roman)
-提芮妮斯是个性感又讨人厌的小混蛋。
“那么,你就是她找来的帮手啰?”提芮妮斯转了转眼睛,懒散地向从车上跳下来的人晃悠过去。她打了个哈欠,习惯性地用食指勾短上衣下边的皮带,把衬衫往下扯。罗曼妮娅深深吸一口烟,烟雾在空气中截断她和泰芮妮斯的视线接触,罗曼妮第一眼就感觉看对方的眼睛不舒服,尽管她身材高挑,曲线完美,手臂上的斧头闪着钱币一样的银光。她不喜欢她说话的那种语调,于是她又吸烟,还咳嗽了两声。
提芮妮斯被她搞得有点不耐烦,眯着明亮的双眼,牙齿咯吱咯吱地嚼,她在烟雾的另一边,不用担心对面的人会怎么想。
“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罗曼妮娅终于开口了,拐杖,也是枪口敲了敲地面,提尔猜想这时候会不会有人跑过来吹散那些烟雾,可是没有。那个烫着大波浪卷的大美妞踩着高跟鞋走近,伸展双臂表示一种欢迎,至少提芮妮斯理解为一种合作和欢迎,她扬起眉毛,给了罗曼妮娅一个拥抱。罗曼妮娅露出怪异的表情,她没意料到这种发展,但是仍然接着把话说下去,“是的,我是来和你合作的。提芮妮斯,对吧,宝贝?”
“当然是的——哦,所以你就是那个衰妞的手下啦,罗曼妮,是你吗?”提芮妮斯忽然咧开嘴呲着牙笑,“可怜!”她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大叫,抬着头看向绿眼睛。她又歪头,“哇噢,那是白牙的人吗?嗨!嗨!兄弟们,伙计们!”“弗纳人?”罗曼妮有点不可置信地皱起眉头,她没从这个小疯子身上看到半点属于任何动物的特征,她不会是人猿弗纳人吧?
“你说对啦——叮咚,可是不得分!”提尔侧着上半身,藏了许久的蝎子尾巴就像突然在罗曼妮娅面前变出来一样,弯钩在地上蹭。她转过身,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跟上呀,那个衰妞没和你说今天要干什么吗?”
“我讨厌她,”罗曼妮娅握着拐杖快步往前走,一手捂嘴低声和身边的西装男子说,对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自己大佬的说法,“而且她的耳钉打得看起来像个男同性恋。”
提芮妮斯走在前面,挑了挑眉毛。
整体来看,这个村子的绿化做的还是很不错的,草坪绿茸茸,大树结实又葱郁,花朵平平常常地开在路边,耳边还有晚间的蝉鸣。夜晚一直像它听起来一样安静平和,闭着眼睛睡觉,发出低低的呼噜声。当然啦,一切都很好,除了它往后的命运会发生一个转折以外。
“——你知道这个怎么做吗?我猜你以前没干过,这真的是,一直以来都有趣极啦!”提芮妮斯快活地哼了一声,转过身张开双臂在空中挥舞。她总是圆睁的大眼睛里,那块小小的亮晶晶的虹膜(这里如果有描写bug的话很抱歉),在静谧的月光下闪烁,闪烁,像极昂贵的金块。罗曼妮娅轻轻咳嗽,她摘下圆顶礼帽,抓松散她的卷发,然后又戴回去,“我想,我想,这应该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宝贝,一把火的事,”她吸一口烟,随便地把烟头扔到草坪上(tips:请大家不要模仿这种做法),弹平衣服的褶皱,抬起脸展现她迷人的绿宝石,提芮妮斯看了之后哈哈大笑。
“你认为这件事情这么简单吗?”她蹲下来,双手下垂。
“不然呢?”
提芮妮斯的嘴角就像皮筋一样被拉伸,拉伸,露出一个令人惊悚的笑容。“啊!那我们等等看吧,罗曼妮,看看你是不是个傻子,嘿,这可不是你那种砸柜台,抢东西——我的女神不会下达那么低级的指令。喂,你知道吗,很低级,宝贝?”
罗曼妮娅又点起烟。
一个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人在零点至一点发现着火需要两秒,从床上翻腾起来只需要半秒,跑去打开灯需要大约三四秒,打开窗户需要一秒。高亢的叫喊在枪声中被消灭,罗曼妮娅放下文明棍,蹲在地上的姑娘笑嘻嘻。“你看!开始了,你看看,看一下。”
火苗在草坪上蜿蜒,篱笆倒塌,点燃木质的房屋。火焰照亮她们的脸,罗曼妮娅转过头,人们打开窗户,惊恐或者愤怒的呼喊声此起彼伏,有人冲了下来。她又转回头,扬起眉毛和嘴角,新点起雪茄的小火星闪烁在她的手指之间,像暗夜里的明星。她们在火光中对视。
提芮妮斯有力的尾巴横着一扫,那些从她背后扑过来的,拿着武器丧尸般的人们就全都倒在了地上。有的如果想要爬起来,蝎尾的弯钩就会刺在他们的背上。
“哇噢,不赖,真是不赖呀。”罗曼妮娅说。
这的的确确是一场屠杀,戮兽们从四面八方吼叫着赶来,它们把村子围住,罗曼妮娅骑上一匹,就像旧时候的骑士一样冲村民们发射子弹。她的枪法很准,因为子弹可不无限量供应。就像真正的蝎子一样,提芮妮斯伏在一个又一个人的背上,斧刃削去他们的脑袋。她发出尖锐的笑声,像是那种永不停响的闹钟,两眼紫莹莹,在人群之中到处乱蹦,踩在人的背上前后晃。人们聚集多了,绝望的哭嚎在村中蔓延,就像勾引着猎犬往前狂奔的猎物发出香气一样,戮兽源源不断地向着村子涌来。草坪上喷溅着血液,当听到一只贝奥狼发出像人类一样的饱嗝声时,提芮妮斯嗷地叫了起来,赞赏般狠狠鼓掌。草坪上的火焰蔓延到所有的家中,她们因此感到温暖,提芮妮斯紧紧抱着自己,看着燃烧的人慢慢地死去,不免因兴奋而颤抖。她蹲在地上,扬起脖子,用尖利的嗓音唱出凯旋的歌。
“你像个疯子,”托奇维克小姐从那个大家伙背上跳下来,它正蹲在地上,兴致勃勃地啃一具尸体的头,所以她趁机溜了下来,走到晃悠尾巴的小蝎子面前。“所以呢?”提芮妮斯耸了耸肩,她偏过头,大家伙被撕成两半,那是个看起来力量还不差的村民干的。于是她抬起胳膊,一把推开罗曼妮娅,向着蹲下痛哭的村民的头来了一个子弹。“唔?罗曼妮,我猜它吃了他的老婆,或者是孩子,你说呢……没办法!他的力量不足以抵挡我亲爱的女神的臣民们——包括我!”提芮妮斯自豪地拍拍胸膛,那对无所拘束的胸部左右晃了晃,罗曼妮娅笑了笑,然后翻白眼。
“时间不早了,”罗曼妮娅点燃烟,“不过一直都不早,是吧,宝贝?”然后她抬起头,冲着处于忽然恍惚状态的提芮妮斯吐烟圈,“我原来认为弗纳人全是混蛋,哦不,当然不指白牙里的好先生们啦。”
“嘻嘻,然后现在呢?”
“那枪射得不赖,”罗曼妮娅转过身,向她的车踱过去,在车门旁转过头,“你要我载你一程吗?”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