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day

她有无限的激情和可供挥霍的岁月。

[Sheith]大麻烦

设定:普通人AU,很多私设。吉斯出了车祸,出院后医生说他间歇性失忆,但他自己不认为自己失忆了,坚持把处于普通朋友关系的希罗当作是自己的男朋友,希罗觉得很无奈。
那天就连皮吉也难得翘课来了,要知道她一直扮演的是一个在混日子的大一学生里面格格不入的,认真学习的书呆子,暗地里做个小黑客的形象。她匆匆跑进来,推了推眼镜,胳膊底下还夹着一本解剖书,虽然她学的是信息工程,不过生物领域也够引起她的兴趣。当兰斯看到她的书之后,惊讶地“哇噢”了一声,指着吉斯开始开那些无聊的玩笑,“你不是要解剖这家伙吧,等他醒过来之后?亚马逊商店没有解剖相关,还是kindle没电了?”
阿劳拉不怎么待见这种取笑,她一肘戳在跟着憨笑的汉克胳膊上,一肘捣在兰斯的肚子上。“最好注意点你们的语言,”拉美姑娘翻了个白眼,看向环抱双臂安静等待的希罗,他从进入病房直到现在还没说一句话呢。“嗨,希罗?”阿劳拉取下墨镜,探身,侧过头看向他,他好像被打破白日梦一样忽然点了一下头,“什么?”
“吉斯马上要醒来了,医生说他今天能出院,现在只是正常睡眠,对吧?真希望他醒来之后还能记得我们。”
“是这样的。”希罗抬起胳膊看了看表,实际上这也不是很早的时间,不过病人的作息时间总是不规律的。好在他向公司请了一天假,腾出整整一天砸在他最好的朋友之一的出院日上。他是第一个得知吉斯出事的人,因为这个小家伙当时正在给他打电话,没错,过马路的时候打电话。吉斯问希罗能不能给自己的毕业论文想个题目,他已经写好了,只缺一个新颖的题目,能让兰斯这个傻蛋听了之后瞠目结舌的。当时希罗听到他的想法还笑了几声,一边打字一边推了推蓝牙耳机,“啊,那么《能源转轮》怎么样?这样可以体现可持续性……”接着他就听到刹车声,通话断了。
现在希罗手心出汗,坐在熟睡的吉斯身边,他知道他心里的那种愧疚感绝不亚于没看路灯的司机。他伸出手,那只手悬浮在空中,接着向下,向下轻轻碰了一下吉斯的额头。
他醒了,还转了转眼睛。
“你不该吵醒我的,”吉斯看起来有点不开心,他揉了揉额角,撇着嘴坐起来,双手抓着医院干净的白被单。“你醒了!”表现得最高兴的是阿劳拉,这个姑娘总是对她的朋友们非常上心。她扑过去要给吉斯一个拥抱,兰斯大声地叹气表示公主殿下的这种特殊待遇是不公平的,汉克只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抚,而吉斯躲开了,阿劳拉扑了个空。“我也很高兴醒来,公主,”他们几个都是这么称呼这位漂亮拉美姑娘的,吉斯看着床边的人们,从撇嘴变成微笑,然后又露出疑惑的表情,伸手去指,“汉克,兰斯,皮吉,阿劳拉……唔?”他指着希罗,奇怪地歪头,摆出一副真实的苦思冥想的表情。希罗屏住呼吸,他忏悔过了,是的,为这件事!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害怕吉斯会因此与他断绝所有关系,每天怒目相向……
“你……”吉斯眯起眼睛打量他,“我的男朋友,是吗?我记得应该是你。”
希罗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所有人整齐地扭头看向他,空气顿时安静。
尴尬。
非常尴尬。
“呃……呃我并不是你的……”希罗结结巴巴,他的脸更红了,双手的大拇指互相磨蹭,其他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我的老天!你们不会真的——”忽然兰斯大叫起来,这种玩笑他们也开过,阿劳拉的四个小小好朋友*还有段时间天天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对于两个男性来说,的确,有时候他们的关系太亲密了,不过真正从吉斯口中说出来这种话,还是头一次。他可能是在撒谎,吉斯想,他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比如皮吉摆出那副无所谓的表情推了推眼镜,指着自己身边这个……这个叫什么的人说你不如让他帮你写作业,毕业之后跟着他去他的公司上班过日子得了。还有阿劳拉,某次去——好像是游乐园还是什么地方,卖了四个冰激凌,吉斯记得那天就是她没带够钱。她当时似乎笑着说,别担心,朋友们,希罗和吉斯可以分享一个的。
所以他目前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二百肯定这个人就是他的男朋友。
他想起来了。
“希罗?”吉斯轻轻叫了一声,对方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几乎要跳起来。“怎么了,吉斯?”“我的论文你帮我交了吗?”希罗松了口气,“希望你不会因为我私自解锁了你的手机而埋怨我,交了,”他说,“因为你的导师打电话来催,所以我用了那个题目然后交了,为什么问这个?”“学分。”吉斯责怪地看了一眼他,皮吉已经开始和阿劳拉窃窃私语了。
“看来朋友们都在。”这个低沉声音的来源是扎肯医生,挺让人讨厌,但是治疗水平其实不低的一个大夫,和他待在一起总觉得心里发毛,阴森森的。还有他那个长头发的小跟班,哈格护士,虽然也有人说护士头发要是不乱七八糟地扎着,盘起来也不难看。扎肯拿出记录本,翻了翻,递给希罗,这下大家都知道为什么吉斯会变成这个样子了,间歇性失忆。
希罗走到扎肯旁边,小声问间歇性是忽然发作还是怎么回事,扎肯只是拍了拍他的后背,笑了一声。“年轻人,行了,带他出院吧,还有其他病人要来呢。”
一行人走在路上挺尴尬的,吉斯靠在希罗身边,希罗不好推开他,又不好光明正大地挽住他伸过来的手。他又开始那种在他感到不知所措时,无法控制的抓挠头发。
“哦希罗,吉斯想让你抱着他走!”兰斯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这样的互动笑得前仰后合,刚出院的男孩转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把拉住希罗的手。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意见,还是对我的男朋友?”
这次汉克是第一个笑出来的,接着是兰斯,阿劳拉,皮吉没有笑,她把大书拍在脸上。“饶了我们吧,吉斯。你失忆了。”“鬼扯,”吉斯凶巴巴地皱起眉头,“那个扎肯和你们这么说的?没有,我记得你们,我记得所有的事情,只不过是头有一点晕。”
“那我问问,”皮吉伸出食指,“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指,你和希罗。”
吉斯转头看了一眼希罗,他的那张英俊的脸又因为尴尬和害羞变得通红,这在吉斯看来很奇怪,也没什么必要感到这样的紧张——他们的朋友不是以前经常撮合他们在一起吗?
“很久以前。”吉斯转过脸来,歪着头,平静地给出答案。
兰斯又一次大笑起来,阿劳拉也忍不住了。
看起来有个大麻烦,可能是大责任要掉到我头上了,这个男孩从以前就这样固执,固执得可爱。希罗在吉斯气得跳脚时想。
*原剧中的小老鼠们。

评论(9)

热度(19)

  1. 空岛默片咕咕day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可爱了…………光是脑补Keith搜索记忆或者生气的表情我就要停止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