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 the lights

今天也为阿拉什流泪了。

做个写作练习

或许是伊莎贝尔,或许是伊丽莎白,她从来都和别人说“唔,我是伊莎”,当他们提笔写下“I”的时候她又赶紧挥手,说,不不不,应该是E。她有蓬松卷曲的黑发,意大利女人的深眼窝,矮小的身材和轻巧的弹舌音。那两瓣红红的嘴唇总是抿着,有的时候撅起来,紧接着就带上一个笑脸。
她窝在沙发里听电视,喝果汁。那些盒装的橙汁,一箱箱搬进家里,就着上火的喉咙吃薯片,不停地咳嗽。她的大脚趾扁平,那是小时候练过芭蕾舞的证明。伊莎就那么四肢张开瘫着,沉醉在她的无尽幻想里,两眼无神看着天花板。当她的小猫,小米菲跳进她的怀里,打搅她的白日梦时,她立马就会翻腾起来,把米菲扔下去,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喔,米菲宝宝,你打扰了我的美梦。”
她穿着格子衬衫和紧腿牛仔裤踏上街道,那是最时髦的打扮,有的时候她会扣上一顶棒球帽,踩着酒红色的细跟高跟鞋走出门。

评论

热度(2)